老面瓜夫妇自驾重走长征路之——《学红军翻越夹金雪山,会战友品尝成都火锅》

www.tlc178.com

2018-10-23

继续向前,没完没了的盘旋上升。 继续拍照,没完没了的美丽风光。

接近十一点,夹金山垭口出现在了我们的眼前。

加油,加油,再加油,胜利在向我们招手。

历经艰辛,老两口终于登上了夹金之巅。 此时此刻,当面瓜做在电脑旁,仿佛还能听到瓜婆在夹金山顶发出的那声呼喊:雪山威武!红军牛逼!站在夹金之巅,面瓜幻想着当年红军徒步翻越夹金山的情景。

同时也在思考着,是什么力量支撑着他们身穿单衣,脚蹬草鞋,一步一步登上了雪山之巅。 我想,《长征组歌》里的一句词儿:官兵一致同甘苦,革命理想高于天!也许就是最好的注解。

少共国际师师长萧华,一边喘着粗气,一边摇摇晃晃地向山顶走去。 突然,路边的雪窝里,发现了一个十五岁的小战士,要知道,在这里坐着,就相当于等死。

萧华伸出手来,想使劲把小战士拉起来,可小战士苦着说:他再也走不动了。 眼含热泪的萧华掏出了手枪,厉声说道:我们从江西出来,艰苦行军一万多里,那么多的苦都过来了,你想死在这里吗?站起来,否则我枪毙了你!小战士苦着站了起来,萧华喊来自己的马夫,让马夫搀扶着小战士拉着马尾巴,叮嘱道:记住,红军战士,不能掉队!看着在风雪中艰难向山顶攀爬的小战士,萧华的眼泪就象断线珍珠般地滚落下来。

红军女战士刘彩香,在接近山顶的时候,筋疲力尽,一头栽倒在雪地里,无论她怎么挣扎,也没有力气从雪地里爬起来。 正当她失望地准备放弃时,耳边响起了一个和蔼的声音:小同志,快起来,这里停不得。 刘彩香抬头一看,第三军团军团长彭德怀慈祥的面容映入了她的眼帘,女战士握住彭德怀伸出的那只浑厚的大手,一下子站了起来,继续向山顶走去。 在她的身后,那个熟悉的声音又传了过来:好!你很坚强!好样的!据统计,翻越雪山时,死亡最多的,是各部队的炊事员,因为他们大多都没有执行轻装的命令。 为了不让自己的战友们挨饿,他们违反规定,随身携带了太多的食物,而这些负重,在翻越夹金山时,对他们有限的体能造成了巨大消耗。

当然,爬雪山时,发生在红军队伍中的故事还有很多很多。 欣赏美景的同时,面瓜也在为如何下山而犯起愁来。 因为夹金山观景台已经被厚厚的积雪所覆盖,在山顶跟两辆来自重庆的车辆会车时,也是颇费了一番周折,此事引起了面瓜的警觉。

拍摄了几张雪山风景后,赶紧去察看下山的路况。

经过实地考察,情况很不乐观。

经咨询两位骑行的小伙儿,得到的信息是:夹金山北坡路上积雪很厚,没有防滑链,绝对不能下山。 而且他们在上来的时候,路上还遇到了车祸,道路两侧停满了车辆,拥堵十分厉害,他们是推着摩托车,一步一步地走过了拥堵点,上到了山顶。 为了确保安全,老两口商议后,还是决定先行下撤,不能冒险。

下山前,瓜婆还是有点儿舍不得离开,虽然观景台已被积雪覆盖,但为了能留下一张照片做为纪念,她还是勇敢地走了上去。 一路的艰辛能换来领导如此灿烂的笑容,值了。

下山的路上,遇到了一辆大货车,因为会车,也耽误了不少时间。 按道理说,各自靠右,安全通过就完了,可问题是,面瓜的右边是万丈深渊,而道路上厚厚的积雪,让面瓜无论如何也不敢靠边。 最后,还是那位大货车司机主动下车,将防滑链安好以后,慢慢把车靠到悬崖边上,面瓜靠左紧贴山体,缓慢地完成了会车。

在此,对那位不知道姓名的司机师傅说一声:对不起,谢谢您!都说上山容易下山难,但面瓜却觉得还是下山好开一些。 嘿嘿。 对于瓜婆来讲,这样的风景是拍不够滴。